欢迎光临搜扑互联旗下网站-北京建站网!

 | 收藏本站 | 设为首页

北京搜扑互联科技发展有限公司(www.soupu.net)
北京网站建设,网站制作,网站设计,手机网站建设,北京实体网站建设公司
网站建设咨询热线:010-67605799 13011129236 在线QQ:1280888 咨询电话:010-67605799 

基本型企业建站,2800元全包!标准型企业建站,3800元全包!企业建站营销型,5800元全包!企业手机网站建站,2800元全包!

  北京网站建设

更多>>
·儿子开吊车将母亲举高摘枣  [9/18]
·三孩政策落地逾百天:新设相 [9/17]
·光明日报刊文:能否善待“老 [9/16]
·算法裁员,释放出了哪些“恶 [9/15]
·多所高校规定学生未婚性行为 [9/15]

  北京网站制作

更多>>
·遭城管拎摔的老人儿子发声! [9/18]
·初中生读6年获本科学历?广 [9/17]
·与iPhone 13同一天 [9/16]
·十四运今天才开幕,为何许多 [9/16]
·湖北武汉又一律师遭人伤害, [9/15]

  北京网站设计

更多>>
·定了!50万就能开户,北交 [9/18]
·艺人持证上岗,王宝强:那我 [9/17]
·获国家杰青的北大教授,被9 [9/16]
·甘肃省监狱管理局原政委梁仪 [9/16]
·工信部“破障”:如何拔除网 [9/15]

  北京建站公司推荐

更多>>
    北京搜扑互联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专业北京网站建设、北京网站制作、北京网站设计、北京企业网络推广.
    截至2013年,搜扑互联拥有客户总数已逾3,000家,领域涉及政府、生产、制造、信息、贸易等各行各业,每一个项目经验的积累,为我们即将服务更多的客户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与信心,每一位客户对我们工作的认可与好评,是搜扑互联不断奋斗的动力与源泉。我们时刻准备着迎接新挑战,把握新机遇,以更强大的团队、更专注的精神、更专业的服务品质与客户一起成长,与世界一起翱翔...
    统一社会信用代码91110112562131029G
 
光华教授:今年百姓增收更难,个税却增长最快,强烈建议调整 | 文化纵横 网站设计 北京企业网站制作 北京建网站公司
发布时间:2021-09-14 19:31:49 作者:北京网站建设 来源: 浏览次数:10次

网站设计 北京企业网站制作 北京建网站公司

光华教授:今年百姓增收更难,个税却增长最快,强烈建议调整 | 文化纵横
年中观察:2021年中国经济形势分析与研判

? 龚六堂 | 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

(本文原发《人民论坛》2021年第21期)

受到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国内外形势出现新的变化,多重因素叠加对我国经济社会发展产生深远影响。进入2021年,随着疫情防控进入常态化阶段,在复杂多变的内外部环境下,如何恢复经济发展,并在中长期保持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对于我国在“十四五”时期乃至更长发展阶段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具有重要意义。下面结合2021年的经济形势进行分析。

“十四五”期间和未来我国的经济增长面临的挑战

影响我国经济增长内生动力的原因

我国内需存在的问题和高端供给不足的问题造成了我国内生动力不足,除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外,还存在更深层次的问题,需要在未来的经济发展中综合考虑。

第一,投资水平中民营经济的投资增长速度不快是非常重要的原因,国际经济的不确定性对今年的投资提出了挑战。

一是我国出现投资水平下滑的重要因素之一是我国民营投资水平增长不快,而且民间资本在投资中的占比下降。今年上半年民间投资虽然同比增长15.4个百分点,但是和2019年同期比较是下降的。进一步考察民间资本的投资占比,今年上半年虽然有所增长,但是也仅为57.8%。民间投资动力不足仍然是我国固定资产投资下滑的重要因素。

二是国际经济的不确定性对今年的投资水平产生了不确定影响。随着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今年开始的工业生产者出产价格和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上涨过快也对投资的增长产生了抑制作用。今年上半年生产者物价指数PPI同比上涨5.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同比上涨7.1%,6月份PPI同比上涨8.8%,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同比上涨13.1个百分点。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的上涨过快,对企业成本推升造成企业投资下降。

第二,我国消费水平下降的根本原因是居民收入的问题。这包括收入占GDP比重不高、居民收入增长不快、居民收入结构存在问题以及收入不平等的问题。

一是我国居民收入占GDP的比重不高,而且近几年还出现了下降。决定居民消费水平的是居民收入水平,2020年我国GDP超过100万亿元,人均GDP达到72447元,但是我国GDP中居民的收入份额并不高,一直徘徊在40%—50%左右,2003年占比达47%左右,到2011年反而下降到41%,党的十八大以来这个比重慢慢回升,到2015年达到44.6%。特别值得关注的是从2015年开始我国居民收入占GDP的份额不是上升,而是下降的趋势,从2015年的44.6%,下降到2018年的43.4%,2019年的43.4%,2020年有所上升但是也仅为44.4%。这个占比和发达国家比较仍然存在巨大差异:例如美国2008年总量GDP是14.39万亿美元,而可支配收入为10.64万亿美元,占比超过70%,事实上美国1990—2008年期间的收入占GDP的比率平均达到84%。

二是我国居民收入增长存在问题。一方面,居民收入增长不快,特别是城镇居民收入增长不快。从最近几年来看:2019年我国居民实际收入增长5.8%,没有达到GDP增长6.1%的速度;2020年我国居民实际收入增长2.1个百分点,低于2020年实际GDP的增长速度;2021年第一季度居民收入增长13.7%,低于GDP的增长,如果按照两年平均计算,两年平均实际增长4.5%,也低于GDP增长。特别是城镇居民的可支配收入2021年一季度增长12.3%,低于GDP增长1.5个百分点,今年上半年居民收入增长12个百分点,也低于GDP的增长。另一方面,工资性收入增长不快是居民收入,特别是城镇居民收入增长不快的重要原因。我国居民收入结构中工资性收入一直占重要部分,2019年占比56%,但是居民工资性收入的增长速度要低于居民收入和名义GDP的增长速度。在2019年名义GDP增长10%左右,名义收入增长8.9%,而工资增长8.6%。2020年,城镇居民工资收入占比达到60%。城镇居民工资性收入的增长速度比居民收入和名义GDP的增长要低。在2019年名义GDP增长7.8%左右,名义收入增长8.9%,而城镇工资增长7.5%,这也是近几年城镇居民收入增长不快的根本原因。今年上半年我国居民收入增长中工资收入增长12.41%,低于居民收入增长速度,特别是城镇居民工资收入增长10%,比居民收入增长更低。

三是我国居民收入存在结构性问题,我国居民的收入结构中财产性收入占比不高,特别是农村居民财产性收入占比更低。在我国居民收入结构中,财产性收入占比一直不高,2019年居民财产性收入增长10.1个百分点,比2018年下降12.9%,财产性收入占比有所上升,也只有8.5个百分点。进一步分析,在农村居民财产性收入占比仅仅是2.3%,2020年有所提高,也仅为2.4%左右,2021年上半年也只有2.88个百分点。与欧美的20%相比还有很大的距离。这就直接导致我国居民收入增长不快,不能实现居民收入增长与GDP同步。

四是收入分配不平等在近几年出现加剧,衡量收入分配不平等的GINI系数,从2003年的0.479上升到2009年0.490,之后从2009年开始下降,到2015年下降到0.462,但是近几年又开始上升,2018年上升到0.474。近几年的居民收入数据中,中位数收入增长低于居民收入增长的平均水平,这不仅不利于中低收入群体的扩大,也不利于消费的持续扩大。2020年居民中位数收入增长3.8个百分点,低于居民平均增长4.7个百分点。在今年上半年的居民收入数据中,中位数的收入增长11.6%,低于居民收入的平均增长速度。

第三,我国产业结构中第二产业,特别是制造业下降过快。从2012年至2020年,第二产业国内生产总值占比从45.4%下降至37.8%,就业人口比例从30%下降到28%,已经呈现出较为明显的“去工业化”的迹象。一方面,我国“去工业化”显得过早。国际经验表明,发达国家开始“去工业化”时,其人均收入已经达到1万美元左右(按1990年价格计算),而2012年我国已进入“去工业化”时人均GDP折合仅6100美元。另一方面,我国“去工业化”显得过快。近年来第二产业在GDP占比平均每年下降近1个百分点,对比美国近四十年的去工业化进程,平均每年下降不超过0.5%,我国“去工业化”下降较快。2021年一季度进一步下降到37.15%,今年上半年有所增长38.9%,而我国第三产业和第二产业的劳动生产率之比在0.8左右(2018年是0.76)。

▍针对我国经济增长出现的内生动力不足的问题,我国经济需要采取的对策建议

第一,保持经济增长在合理区间,保持研究与试验发展(R&D)的持续增长,提升全要素生产率很重要。

一是“十四五”期间以及到2035年期间经济增长要保持在合适区间。2020年我国人均GDP为72447元,约合1.05万美元,是美国的17%左右,总量GDP是美国的70%。如果按照较低水平的现代化,2035年人均GDP是美国25%,每年增长要比美国快2.4个百分点;如果按照高水平的现代化,2035年人均达到美国的37%,每年增长要比美国快5.2个百分点,这样2035年达到美国的1.5倍。因此经济增长非常重要。

二是持续保持R&D的持续增长,提升全要素生产率。要贯彻五大发展理念,把创新作为经济增长的第一动力。加大基础科研的支持力度,我国的基础科研水平占比一直不高,只有不断加强基础科研的投入,才能在“卡脖子”的关键技术上取得突破。加快提升企业技术创新能力,支持战略性产业发展,支持加大设备更新和技改投入,推进传统制造业优化升级。打造一批有国际竞争力的先进制造业集群,提升产业基础能力和产业链现代化水平。更多依靠市场机制和现代科技创新推动服务业发展,推动生产性服务业向专业化和价值链高端延伸,推动生活性服务业向高品质和多样化升级。要营造良好创新环境,鼓励政府、企业和高等学校持续增加研发投入。

三是保持第二产业特别是制造业的合理规模。随着国内经济发展,产业结构持续调整,虽然第二产业占比不断下降仍是未来趋势,但要注重保持第二产业特别是制造业合理规模,稳步推进产业结构优化升级,发挥我国产业结构的优势,不断挖掘我国产业结构的潜力。一方面,发挥我国产业结构完整的优势,加快制造业优化升级;另一方面,提升我国服务业的劳动生产率。近年来,我国服务业的劳动生产率一直低于我国第二产业的劳动生产率,在我国第三产业占比越来越大的趋势下,提升我国服务业的劳动生产率是未来产业结构调整的根本任务。

四是发挥我国已有的5G、人工智能等新一代信息技术优势,大力发展数字经济产业,不仅可以解决疫情常态化下经济恢复的问题,而且可以很好地推进我国产业转型升级。5G、人工智能新一代的信息技术是促进我国产业结构优化升级的重要抓手。利用新一代的信息技术可以解决劳动力市场的结构性问题,包括供给和需求的问题,同时可以使劳动者的工作方式更加灵活。促进5G、人工智能新一代的信息技术发展,可以吸引广大的民营企业参与,解决我国民间投资增长不快的问题。

第二,强化居民收入增长,提高居民收入占GDP比重,从而根本解决我国消费增长问题。一是强化居民收入增长指标。党的十八大提出“努力实现居民收入增长和经济发展同步”,但是这一任务的真正实现也不是很容易的。从最近几年的数据来看,居民收入特别是城镇居民收入的增长一直比GDP的增长速度低。

二是从国家层面提出居民收入的倍增计划。发达国家在其发展过程中不仅提出了收入增长计划,还提出了收入增长要比GDP增长快,甚至是GDP两倍的收入倍增计划。如美国在1990年到2008年期间,GDP增长了2.8%,居民收入增长达到5.35%,收入增长基本达到GDP的两倍。

三是改善居民的收入结构,提升财产性收入增长和占比,是解决我国居民收入增长的长效机制。这就需要我国建立完善的资本市场,保证居民能够通过资本市场增加财产性收入。大力鼓励财富管理行业的发展,合理引导居民配置财富资产。随着我国居民收入的增加,居民对于财富管理的需求日益增长,但是我国财富管理远远没有达到居民的需求。进一步加快农村土地制度改革,让农民通过农用地、宅基地以及各类农产品的流动获得收入。

第三,财政政策完善税收体系,大力落实减税措施,完善社会保障体系,加强公共服务均等化建设。一是财政政策方面要进一步加大减税降费力度,保持赤字率的合适规模,同时保持地方政府专项债的规模来解决地方政府财力不足的问题,减轻地方政府财政压力。一方面,需要加大减税降费力度与政策落实。在今年上半年的数据中,我国财政收入117116亿元,同比增长21.8%,其中税收收入100461亿元,同比增长22.5%,远高于GDP的增长,也高于工业增加值的增长。因此,需要进一步加大降税降费的力度。另一方面,要保证地方政府财力,加大地方政府专项债规模,减轻地方政府财政压力。

二是完善税收体系,落实减税措施是保证我国居民收入的重要手段。大力降低企业相关税收,提高企业利润,从而提升居民工资性收入。在今年上半年财政数据中,企业所得税27515亿元,同比增长17.7%,增值税35240亿元,同比增长22.5%,因此还需要进一步加大企业的减税力度。改革个人所得税是改善当前居民收入增长不快的重要措施。今年上半年个人所得税7222亿元,同比增长24.9%,是所有税收中增长最快的,但我国个人所得税的层级较多,最高税率达到45%,建议进行调整。

三是加大卫生健康、城乡社区建设、社会保障和就业领域的支出。2020年政府在卫生健康领域、社会保障和就业领域投入增长分别是15.2%与10.9%,明显高于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增长,但是在城乡社区支出中同比下降20%。2020年社区在新冠肺炎疫情中发挥了重要作用,应继续加大城乡社区的建设投入。

四是完善医疗体系,促进相关产业包括健康产业升级,加大医疗基础设施投资,完善多层级医疗基础设施建设。建设从中央到省、市、县、乡(镇)、村(社区)完整的医疗基础设施,可通过市场机制吸引民间资本投入,解决投资增长缓慢的问题。2020年,中国基础设施投资增长仅有0.9%,如果增加医疗基础设施建设,可以显剧拉动投资增长。

第四,货币政策要关注新技术对就业和收入分配的影响。新技术、人工智能的采用对经济增长有帮助,但是要关注新技术对就业的影响。人工智能的引入会影响传统经济学的规律,如按照传统的奥肯法则,关注就业和关注经济增长是一致的,但是人工智能的引入会改变这个规则,因此未来货币政策的目标要更加关注失业。否则,一方面会影响收入分配,另一方面会影响“人民生活更加美好,人的全面发展、全体人民共同富裕取得更为明显的实质性进展”的2035年远景目标之一,也会影响新发展格局的形成。

第五,进一步改善营商环境,补全我国营商环境地区差异短板。我国营商环境持续得到改善,在世界银行发布的《全球营商环境报告2020》中,我国营商环境排名第31位,与2019年相比有明显提升,但是我国GDP的总量排名,与我国的外国直接投资FDI、对外直接投资ODI在世界的排名还不相适应,仍有提升的空间。同时,我国营商环境的地区差异还很大,根据21世纪研究院的报告,我国营商环境排名较前的深圳、上海、北京和广州是排名较低地区评分的2倍多。因此,持续改善营商环境仍然是提升投资水平的重要手段。

第六,要充分认识对外开放的重要性,持续扩大开放,探讨更加积极、多元化的国际化战略。一方面,构建更高水平的开放格局。经过改革开放以来40多年的不断发展,我国经济已逐渐嵌入国际产业链分工体系中,进出口对经济增长有一定影响,为我国经济带来市场的同时也对我国技术进步产生影响。中国对外企业涉及约2亿人的就业,约相当于劳动力总数的三分之一。虽然近年来全球经济增长放缓与贸易保护主义叠加,但是要坚持更加积极的开放战略,拓展多元化的国际市场。要逐步摆脱对传统国际循环模式的依赖,紧抓“一带一路”倡议发展机遇,通过与沿线国家或地区的深入合作,共同建设贸易往来、产业协作和共同发展的平台,有助于形成更加均衡和多元化的国际循环体系。另一方面,加快自贸区和贸易港建设。加快自由贸易试验区和自由贸易港建设是联系国内国际双循环的重要平台,推进上海、广东、天津等自由贸易试验区与海南自由贸易港的建设和发展,有助于加速形成新型的国际循环。

第七,在新发展格局中要更加关注系统性风险。一是资本市场要持续强化宏观审慎管理,出台相应资本控制措施来应对国际资本流动所产生的市场波动。二是国际政策的不确定性造成汇率波动,汇率波动对经济造成影响,2020年人民币汇率升值6.47%,今年汇率已经升值2.4%,建议出台资本控制措施来防范热钱的流动。三是金融市场要切实落实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成果,防范国际金融风险扩散到我国,同时防范国内金融风险。四是要防范政府债务风险。近年来,政府财政支出中债务利息支出占比不断加大,对地方财政产生压力。今年上半年债务付息支出4008亿元,同比增长14.5%,高于全国一般性公共预算支出(4.5%),远高于其他类型的财政支出,利息占支出4.24个百分点,而且这个占比在近几年呈现上升趋势。

本文原载《人民论坛》2021年第21期,原题为“年中观察:2021年中国经济形势分析与研判”。图片来源于网络,欢迎个人分享,媒体转载请联系版权方。

 

上一篇:工信部“破障”:如何拔除网络藩篱? 网站设计 北京企业网站制作 北京建网站公司
下一篇:武汉一建筑公司老总枪击对手律师,疑因财产被冻结网站设计 北京企业网站制作 北京建网站公司

 

北京网站建设案例 更多>>

北京网企业站建设网 www.bjjz365.com

北京网站建设,北京网站制作,北京网站设计,北京网站改版,北京网站维护,北京手机网站建设,北京高端网站建设

地址:北京市丰台区万柳桥甲3号宝隆大厦1-11层 电话:010-67605799/13011129236

Copyright © 2007-2017 网站设计:搜扑互联 备案号:京ICP备11011187号-12